“时易新玩,两适其欲”

作者:立军编辑 时间:2014-07-29 浏览次数:2573

                              朱卿菱(广西师范大学美术学院 )

 

作为北宋文人鉴赏活动的积极参与者,米芾的人事交往也渗透其中,现笔者就当时文人书画鉴藏之盛况,试论米芾及其书画之友的书画交流活动。

尽管皇家宫廷的收藏代表着文化权力的核心统治,然北宋文士阶层才是书画鉴藏活动的主要参与群体,这使得书画鉴藏不仅具备了身份确认的功能,同时也成为提升文人精神修养及丰富士人文化生活的具体途径之一。

首先,米芾《画史》中将从事书画鉴赏活动的群体分为两类:

(一)有赀力,元非酷好,意作摽韵,至假耳目于人”的朝廷高官、宗室外戚,可谓之“好事者”‚如驸马都尉王诜、检校太师李玮、宰相章惇等;

(二)笃好(书画),遍阅记录,又复心得,或自能画”而“所收皆精品”者,如郭忠恕、李公麟、李廌、刘泾,当然也包括米芾自己在内,称之为“赏鉴者”、“识书画”者。

优渥的文化环境育养了俱备深厚文艺素养及品鉴力的文士群体,具有丰富收藏的文士阶层及民间藏家除了私下把玩藏品外,也会与友人于宴乐雅集时相互赏鉴所藏,如坐中恰有“赏鉴者”,亦会为豪富藏家赏订真伪。如藏家之间关系亲密,或者一方囿于另一方权势,亦会互相交换藏品临习或以钱财赀换,如《画史》中言:“唐帅府张史张旭……旧有五帖……为太守沈遘借阅拆留、余遣工摹馀帖,即归诘遘弟遬,时为郡从事,乃云,在其侄延嗣处。余往见,遂得阅,后购得之。”不过,藏家往往自矜所藏,如一方藏家欲获得另一方之心头所好,交易过程常常耗时漫长,往往“议十年不成”以至常在梦寐,这反映出北宋时文人对书画名迹是十分重视及渴求的。

然而如遇位高权重而又人品欠佳的“好事者”,其往往会利用诡计或强力获取藏家宝物,如《铁围山丛谈》中所记,元符末年,蔡京谪守香火祠,拟卜居仪真,米芾、贺铸前往拜谒时正遇蔡京操如椽大笔书“龟山”二字,不及米芾反应,贺铸已作势张图,实则急携书以逃,这让米元章大为光火,以致米、贺二人绝交数年。失去当朝名家之书迹,亦丧失了在“侯门拖袖气如烟”的圣上红人面前表现的机会,也无怪乎一向和气的元章震怒不已。

不过真要遇到令其“呕血目生花”的奇作佳玩,米芾每每使用更耸人听闻的手段,即以死相逼。亦有一事出自《铁围山丛谈》:“在真州,尝谒蔡太保攸于舟中。攸出所藏右军《王略帖》示之,芾惊叹,求以他画换易,攸意以为难。芾曰:‘公若不见从,某不复生,即投此江死矣!’因大呼,据船舷欲坠,攸遽以之。”据曹宝麟先生考证,此段论述中蔡攸实为蔡京,而《王略帖》应为元祐二年(1087)米芾于李玮家所见“晋贤十四帖”中谢安所书的《八月五日帖》。为了这件令其“磨墨终日”、“顿失故步”的晋帖,他竟“议十年不成”,许是下了破釜沉舟的决心,才做出如此疯癫之事,也无愧他“米颠”的称号,然而每当读至其所作《画史》中:“今人收一物与性命俱,大可笑”时,亦让人不由讽其乃口是心非罢了。

如借观书画者,是一位富收藏、精鉴识、好阅玩、善装禠的“鉴赏者”,藏家如好心借阅,此借观者很有可能会“即时临摹,易其真者,其主莫能别也[12]这就牵扯到书画作伪的问题。魏晋时期,书画作伪既已猖獗,张翼、任靖等人喜作伪“ 二王”书迹,唐代书家李怀琳亦是伪造晋代名人书法的行家里手,后张易之、张宗昌兄弟以修复宫禁书画藏品之名,行“狸猫换太子”之实。至北宋,作伪者已经不尽为书画买卖者及职业书画者,以至于富有修养的文人墨客及宗室外戚亦参与此道。

书画名迹的作伪一般出于以下几个目的:

(一)临摹古名人的稀见名迹,可增加藏主藏品的整体水平,从而为其书画交易加筹订码,牟取暴利;


协会简介

山东省书法家协会于1980年成立,当时名为"山东书法篆刻研究会",1982年更名为"中国书法家协会山东分会",隶属山东省文联,位于济南市马鞍山路58号,历任主席:鲁萍、蒋维崧、张业法,现任主席:顾亚龙。山东省书法家协会于...

电话: 0531-82906770 82069897 传真: 0531-82902624 QQ群:102950842 法律顾问:陈静

版权所有:山东省书法家协会 E-mail: sdssfjxh@126.com 鲁ICP备11024163号-1

地址:山东省济南市马鞍山路58号院内9号楼 技术支持:中国山东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