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康有为的“托古改制”

作者:山东师范大学 吕文明 时间:2013-10-29 浏览次数:2971

 康有为是晚清著名的政治家和社会活动家,同时还是著名的书法家、书法理论家和碑学运动的积极倡导者,在他的努力和影响下,清末书坛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碑学迅速崛起,成为清末民初书法艺术的主流。关于康有为的书法艺术思想,清末以来许多书法家和书法理论家都有论述,其中心思想就是尊碑卑帖和尊魏卑唐。但是,这些还不足以说明他书法思想的先进和时代超越性,他在碑学思想成因、法古与创新等方面还有很多与众不同的地方,这些更能充分彰显康有为碑学思想和书法艺术的特色。

一、康有为碑学思想成因新考

对于晚清碑学思想,学界的通俗说法一般是:阮元发其端,包世臣继其后,康有为壮其势,到同治、光绪年间书坛风气大改,咸言北碑。对于其成因也往往归结为帖学萎靡、世人对帖学审美疲劳、经济大发展使得平民意识崛起等。但仔细分析后却觉得这些说法过于笼统和牵强,这三个人对于碑学思想的贡献不能同日而语,阮元和包世臣之间没有承接关系,他俩不仅是同时代人,而且碑学思想也基本接近,但到了康有为,碑学思想却发生了质的转变,其艺术境界一反常态,碑学迅速崛起并跃上新台阶。   

首先,康有为是在阮元和包世臣碑学思想的基础上提出自己的观点,也就是说,他的碑学思想是以前两者为铺垫的。“在书法上,他继承阮元、包世臣扬碑抑帖、尊魏卑唐的观点,在阮元、包世臣崇碑的基础上,进一步夸大北碑的历史地位和作用,思想偏激,语言尖刻,铺张扬厉,遂掀起了碑学的滚滚洪流,终于实现了清代书法的范式革命。”[1]换句话说,康有为碑学思想的形成也是历史的必然,阮元和包世所掀起的书法改革大潮在一百年后总需要有人来发扬光大,历史选择了康有为,如果没有康有为,也可能由其他人完成这个历史使命。“乾嘉以来,经过阮元振聋发聩的号召提倡和包世臣具体入微的探索推动,碑学理论逐步深入人心;在实践方面,邓石如开创风气在前,何绍基、张裕钊、赵之谦等人施展才学于后,碑派书法已从单纯模仿古人转为利用碑版石刻来启发书家创作灵感,寻找和强化个人风格的努力。与此同时,新的金石碑刻材料不断出土问世……正是在这种形势下,康有为写出了著名的《广艺舟双楫》,将清代书坛的碑学运动推向了一个新的高峰。”[2]由此可见,康有为是在各种因素齐备并在它们的充分推动中完成了自己的碑学理论,在这样的推动中,他比包世臣和阮元走得更深更远,在他们的理论基础上标立起自己的碑学思想,其理论层次更深远境界更开阔,在当时充分表现出与众不同和标新立异的风范,引起世人的注意。这是其成因中的必然因素。

其次,康有为第一次上书失败是其构筑碑学思想体系的直接推动力。康有为原来是学过帖学和唐碑的,后来张延秋劝其学碑,他却以“白石毡裘”之喻讥讽之,直到25岁入京乡试接触了大量的碑版石刻以后,这才感觉到帖学的不足,从此开始大规模学习北碑,此后六年的碑学积累为他撰写《广艺舟双楫》奠定了坚实的基础。1888年是康有为一生的重要转折点,这一年他再次进京应顺天乡试,结果又没考中,恰逢中国战败,他便第一次上书光绪表达改革决心,结果被反对派阻挠,上书落空。在这种情况下,他听从好友沈曾植勿言国事的劝说,“时徙居馆之汗漫舫,老树蔽天,日以读碑为事,尽观京师藏家之金石凡数千种。自光绪十三年以前者,略尽睹矣。拟著一金石书,以人多为之者,乃续包慎伯为《广艺舟双揖》焉。”[3]如果没有这样的人生失意和郁闷彷徨,或许康有为不会把自己对于书法的理解写出来,即使写也可能不会表达得这么全面和深入,因为在康有为眼里书法是末技,不值得耗费大量精力。康有为是个十足的政治家,他以政治改革为人生第一大事,大概也只有碰上1888年这样的人生最低谷他才会暂且放下政治,转而研究书法以排遣胸中郁闷。上书失败成了康有为碑学理论诞生的导火索,而前六年的丰厚积累则成为炸药包,其碑学思想在这样的氛围和环境中全面爆发出来,终于完成了历史赋予他的神圣使命。应该来说,《广艺舟双楫》是康有为在最有朝气的年龄、最为愤慨苦闷的时刻、在研究和积累最雄厚最丰富的时候完成的,所以,其理论有振聋发聩的声势,在帖学占据统治地位的时候这样的声势也起到了敲山震虎的作用,帖学理论在短时间里就被瓦解得支离破碎,这在中国书法史上也是独一无二的个案。

第三、哲学思想对其书法理论和创作的巨大影响。艺术思想的变化来源于哲学思想的巨大影响。康有为所处的时代和他所接受的意识形态决定了他是一个夹缝中的人。李泽厚曾就康有为的思想体系指出,“一方面,它是中国古典哲学的继承和终结,另一方面,它显示了中国近代哲学将要真正开始。”[4]李泽厚比较中肯和全面地概括了康有为的思想体系,康有为书法理论研究的过程开始引入现代因素。康有为所处的时代恰是中国古典哲学和近代哲学的过渡时期,在这样的过渡中,康有为广泛地学习中国传统的儒道释文化思想和西方哲学思想,并能积极有效地将二者融合,在特殊的历史时期全面创造出他自己的哲学思想,他把这样的哲学思想运用到政治改革中,虽然惨遭失败却引起了世人的注意;他同时把它们运用到书法理论研究中,并在研究中采用一些西方的方法,使研究过程和研究成果带上了浓重的现代因素。“他不但运用了归纳和比较法,而且初步见到了人类历史进化论在其中对中国文字书法产生的源远流变的阐释。其史论与审美相结合的交叉品评、定位碑学、用形态学分析方法进行风格分宗分派分类,都是向现代化迈进转型做的有益尝试。”[5]康有为的这些研究方法对其碑学思想的形成产生了重要影响,甚至可以说,这样的哲学思想指导和这样的研究过程使其碑学理论明显地不同于其前辈阮元和包世臣,让人耳目一新。应该来说,康有为开创的是一个崭新的书法时代,在他的影响下,碑学后来成为书法界的一面旗帜,这些都和他书法理论中所蕴含的现代思维和现代因素有关,意识的超前才带来了实践的全面展开。

协会简介

山东省书法家协会于1980年成立,当时名为"山东书法篆刻研究会",1982年更名为"中国书法家协会山东分会",隶属山东省文联,位于济南市马鞍山路58号,历任主席:鲁萍、蒋维崧、张业法,现任主席:顾亚龙。山东省书法家协会于...

电话: 0531-82906770 82069897 传真: 0531-82902624 QQ群:102950842 法律顾问:陈静

版权所有:山东省书法家协会 E-mail: sdssfjxh@126.com 鲁ICP备11024163号-1

地址:山东省济南市马鞍山路58号院内9号楼 技术支持:中国山东网